宁乡公费留学第一人

“湖南宁乡人廖楚璜在清末民初(1910年)曾任舒兰首任知县,为舒兰百姓做了许多好事。在他离开舒兰时,舒兰百姓自发为其立一功德碑,上书‘民不能忘’四字。为铭记历史,激励后人,现舒兰市决定在市政府前广场修建廖公纪念碑亭,并塑廖楚璜像。但因历史久远,我们没能找到廖楚璜当年的照片和关于相貌的文字描述。现求助于廖楚璜家乡的各位朋友……”

 

  很多宁乡人几乎没有听说过廖楚璜这个人。好在我于一年前曾写过一篇关于廖楚璜的文章,收集过一些他的资料,知道一些情况。

 

  我把这则“寻人启事”连同自己的文章,转发在朋友圈。很快,就有廖氏族人廖先生与我取得联系,廖先生告诉我,廖楚璜墓还保存完好。廖先生族兄家中保存着一套1925年出版的廖氏族谱。在这套族谱中,我们找到了廖楚璜及其父母子女的记录。

 

  之后廖先生带我们去寻找廖楚璜墓。几经周折才找到墓地。这是一座保存得十分完好的墓葬,墓碑上镌刻着“廖君麓樵府君墓”,证明这的确就是廖楚璜之墓(廖楚璜号麓樵)。此外,我们还找到了与廖楚璜相关的一些资料。

 

  令人欣慰的是,今年9月,舒兰市标志性文化丰碑廖公广场及廖公碑亭已正式建成。

 

  一

 

  据《宁乡历史文化丛书·人物春秋》记载,廖楚璜(1868—1937),字麓樵,宁乡洋泉人(今回龙铺、煤炭坝、白马桥一带),清朝光绪年间举人。年幼时家贫好学,常到县城书院借书阅读。后来他考中秀才,当地名士周震鳞赏识其才干,聘请他教授周家子女。当时周家藏书非常丰富,廖楚璜教书之余埋首书堆,把这些藏书几乎通阅了一遍。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)八月,他在长沙参加补行庚子辛丑恩正并科乡试,中试为举人。

 

  光绪二十九年(1903),清政府实施张之洞奉诏拟定的《奖励游学毕业生章程》,东渡日本的留学生络绎不绝。廖楚璜被选送入日本弘文师范留学,成为宁乡公费留学第一人。归国后,与谭延闿、周震鳞等人在长沙共同创办城南优级师范及周南女校。此时的湖南巡抚赵尔巽格外重视教育,把创办新式教育作为“新政”第一要务。正是在此期间,廖楚璜以渊博的学识、先进的理念受到赵尔巽的赏识。后来赵尔巽调任东北盛京将军,便将廖楚璜招往奉天,任方言学堂监督,后又充任提学使司署科长。1907年,被奉天学务公所选派为省视学员。

 

  宣统元年(1909)二月,东三省总督锡良奏请,“吉省境地辽阔,治理难周,拟更划东北各屯,设一县缺,治舒兰站,名曰舒兰县。”但同年四月被驳回,认为可“暂缓从设”。

 

  虽然暂缓,但准备工作仍在进行。廖楚璜曾偕同水曲柳岗区官刘文卿等调查抢坡子(今舒兰市朝阳镇)一带地形及交通情况,拟划舒兰县疆域,经过勘察,绘制了一份设舒兰县的幅员边址图,上呈吉林省民政司。

 

  宣统二年三月九日(1910年4月18日),吉林巡抚陈昭常再次奏请在舒兰驿设县。同年三月十八日(4月27日),舒兰正式建县,县治所设在朝阳川。吉林公署委任廖楚璜为知县,组成正堂,总揽全县政治事。

 

  “舒兰”本是满语,意为“果实”。据史料记载:旧时舒兰境内霍伦川、四合川一带盛产山珍、山果,被清朝政府列禁为封贡禁山,每年都要向朝廷进贡大量山珍果实。而舒兰驿站(现在的溪河乡舒兰站)则是果实集中之地。舒兰县的名称正是来自于舒兰驿站。

 

  二

 

  廖楚璜任职舒兰时,朝阳川城内有占地广大的县衙门、警察局、税捐局、财务局、模范学校和女子学校,城外四周还有土城墙和护城壕。在廖楚璜的治理下,朝阳镇一跃成为境内最大的城镇。这个曾在东洋学习的首任县令上任以后,把学习到的先进科学技术和现代管理予以应用,仅两年时间舒兰的农业、交通、教育、卫生、商贸、治安等诸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在《行走舒兰:百年廖公碑》一文中,舒兰人民用饱含深情的笔触,记下了廖楚璜当年为舒兰城所做的一切:

 

  一是廖楚璜任职的当年,防鼠疫颇有成效。由于当时疫情甚炽,死亡百余人。廖楚璜亲临疫区巡察,分途办理防预事宜,“断其要道,防止蔓延,即时消毒施药,日不暇息,得以安宁”。

 

  二是廖楚璜于就职当年发出了舒兰最早的戒烟(鸦片)令,限于第二年二月戒完。次年二月又发布《禁烟劝令》,规定凡私种、私藏烟土、开设烟馆者,除照律办罪外,所有房产、土地一律查封。他还深入农村勘查禁烟,拔出罂粟苗十余处,获拿烟犯案十余件,为百姓扫除烟害作出了贡献。

 

  三是倡导筹划舒兰水利,热心放荒,救济灾民。协调江湾里十四个自然村建设环江大堤,修长道路桥梁,疏通沟渠,以减轻水患。民国元年(1912),他到舒兰东部的金马、珠琦等地放荒,修建粮仓,按平价购粮储存,以备荒年出售(称“平籴”),以此救济受灾的百姓,此举深得民心。

 

  四是积极开展教育普及。宣统三年(1911)始行筹办学务,成立劝学所;创立舒兰县初、高等小学,为舒兰官办小学堂之始。

 

  五是改良习俗。提倡先由官、绅、商、学、警开始剪除男人发辫,普通民众可以陆续剪除;同时发令严禁赌博、淫巫、偷盗等,提倡按户设厕,积极倡导社会文明。

 

  六是督令展挖城壑,建筑炮台,以防止胡匪侵犯。他还屡次带领警团巡阅县内各区,将各区乡团改为保卫附团,向上级请示购买民枪,用以防御匪盗,促进新政在舒兰的实施……

 

  廖楚璜在舒兰任职两年时间里,除把舒兰治理得政通人和、百废俱兴外,他还把自己完全融入到了舒兰,在内心深处成为一名真正的舒兰人。正因为如此,他赢得了舒兰人民由衷的爱戴。

 

  1912年5月,廖楚璜结束了在舒兰的任期。舒兰人民得知消息后十分不舍。他们自发地纪念他,为他立碑颂德。在县城西门外路北50米处,是廖楚璜离开舒兰的必经之地,舒兰人民在这里树立起一块巨大的纪念碑,铭记这位首任县官的恩泽。此碑由三块汉白玉制作,碑座、碑身、碑额齐全。碑身正面阴刻“廖公纪念碑”五个大字,右侧刻“麓樵公祖始治舒二年有奇,民清爱戴,今其去,故勘此以志去思”,左侧刻有“中华民国元年五月豰旦邑民公立”字样,背面则阴刻“民不能忘”四个大字,周围雕刻着龙形图案。

 

  透过这些文字,似乎仍依稀可见百年前那个亲民县官温馨的背影,以及他离去时舒兰城万千百姓不舍的眼神。

 

  三

 

  离开舒兰后,廖楚璜先是任吉林农安县知事。后来,在吉林任职多年的江苏海安人韩国钧转任江苏省民政长、安徽巡按使,他十分赏识廖楚璜,调其南下,于是廖楚璜先后任江苏宜兴和安徽巢县知事。1917年,廖楚璜重新回到吉林,进入吉林省长郭宗熙幕府。1922年,韩国钧任江苏省长,廖楚璜再度南下,先后任江苏太仓、东台诸县知事。卸任后寓居南京。晚年回到家乡,与同乡好友齐璜研习佛学,并赴密印寺整修佛寺。1937年于家乡逝世,享年69岁。

 

  无论在哪里任职,他都留下了勤廉的政声。在农安任职期间,他以治盗匪深得民心,百姓也曾立碑歌颂。任职宜兴时禁种烟苗,任职太仓时兴修水利,均有政绩。在江苏任职时,他了解到宁乡状元易袚所著的《周易总义》《周礼总义》在家乡没有存书,就出资从江南图书馆存《四库全书》印本中誉写出副本,后来湖南长郡学宫用这个副本刊行了一批新书,受益无数学人。

 

  可惜这样一位学识渊博、勤政爱民的宁乡先贤,生逢乱世,历经改朝换代、军阀混战、日倭入侵,一生几度北上南下、颠沛流离。他的嘉言懿行,见诸文字少之又少。即便是舒兰人民为他树立的廖公碑,也曾数十年埋于地下,直到2009年前后才又重见天日。这是他的不幸,更是时代的不幸。

 

  1917年,重新回到吉林的廖楚璜年近半百,历经“大地风云”,深感“人世茫茫”。这年9月9日,他在松江修暇社举办的诗会上,面对山河破碎、物是人非,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

 

  鸡塞重来路八千,玉皇高阁别三年。

 

  江山到眼都如梦,花草经秋欲化烟。

 

  大地风云杯酒外,遥天砧杵戍楼边。

 

  昨过白露今重九,人事茫茫海变田。

上一篇:清华大学女学生公费留学后毅然回国获得中国科学之星
下一篇:958名中国学生获得在俄罗斯公费留学名额

欢迎扫描关注出国留学微信!

欢迎扫描关注出国留学微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