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美留学生自述:校园就像一个"鬼城"

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标志物图书馆,摄于1月初 胡悦供图纽约的超市货架,商品所剩无几 任语供图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食堂,摄于1月初 胡悦供图波士顿风光 方漪供图任语家窗外的纽约风光 任语供图
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凌晨4点,据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,美国共报告757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117名患者死亡,其中纽约州单日新增病例逾千例。
 
国土面积广大、各州情况迥异,令美国的防疫工作更加复杂,同时疫情也给在美留学生的学习生活带来了明显变化。
记者采访了三位留学生,分别位于美国东北部的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,以及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,请他们谈一谈各自的经历。
回国?休学?延期毕业?
是否回国,成了近期许多留学生纠结的心事。
“现在的问题,不是美国安全不安全,而是大部分人下学期都走了,校园就像一个‘鬼城’一样。”胡悦正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读大一,他在和母亲的微信交流中这样写道。
加州是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。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10时,加州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65例,死亡16例。
面对日益严峻的疫情,早在3月13日特朗普宣布全美进入紧急状态之前的两小时,加州的洛杉矶联合学区便宣布自3月16日开始关闭两周。该学区是加州最大的学区,也是全美第二大公立学校联合学区,学生约64万人。
3月17日,胡悦收到通知,学校图书馆关闭。此时胡悦正在紧张备考,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3月20日还有一门考试,考试形式已由卷面考试改为网上考试。考完就意味着这个学期结束了,之后要不要回国?
回国,乘坐长途飞机过程中有一定感染几率,还很可能影响学业;
留下,日常生活受到影响,疫情发展趋势也无法预测。这是摆在留学生面前的两难选择。
在波士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方漪也说,同校的各国留学生在网络上讨论,既想回祖国,又担心一旦回国,不知道何时能再回来,也不确定是否能拿到毕业证书。
“学校强烈不建议学生回到宿舍,劝说学生返回家中。美国人回家容易,国际生不回宿舍就可能没有地方住了。”方漪说,最近她被莫名其妙拉进了很多包机撤侨群,群里有卖机票的代理商,在她看来并不靠谱。
任语正在纽约大学攻读硕士,纽约州是全美疫情最严重的州,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10时,共有确诊病例3074例,死亡20例。
任语的学期还没有结束,3月12日学校开启网课。3月16日,任语收到学校邮件,通知学生宿舍将关闭至学期末,住在宿舍的学生必须在3月22日之前搬走。虽然形势吃紧,但她暂不打算回国。“如果回国,还要按纽约时间上网课,需要整整熬一夜,感觉不太好。”
 
“加州大学的春假有一周左右,从3月30日开始,春季开学,到6月中旬结束。”胡悦表示,他一度曾考虑过休学一学期,但权衡了一下,如果休学就意味着需要重新申请签证。几经考虑,胡悦决定回国上网课,“这样就不用重新签证。”
现在,胡悦已经预定好3月25日回上海的飞机票。
“已经没有直航的飞机了,我打算从洛杉矶出发,台北转机。”但是胡悦还是有点担忧,“下周是否能成行,还很难说。其实我原来定的是到旧金山转机,但是旧金山封城了,机票自动取消。”在回国之间,胡悦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包括对有可能在机场排队好几个小时,也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方漪表示短期内不会回国,但她可能要延迟毕业。原定于4月举行的博士资格考试,不知是否会延期。“现在什么都不敢定,也什么都不敢取消。连明天会怎样都不知道,更别说四月了。”
“提前25年理解了广场舞的乐趣”
除去纠结学业,在美留学生的生活状态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影响。
以往一到周末,胡悦就会跑去电影院看看电影,现在不会去了。
前段时间,胡悦最多双休日到餐馆里吃一顿,现在胡悦仍住在一人一间的学校宿舍,吃饭基本在学校食堂解决,有时叫外卖。酷爱鲜榨果汁的他,水果必不可少,但为了避免交叉感染,他会特意挑一些人流量小的小超市。
好在货物供应还算充足,需要的东西基本能买到。
 
相比纽约州和加州,马萨诸塞州疫情并不算严峻,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10时确诊256例,无死亡病例。
但方漪感到大家在囤货,超市里的清洁用品和卫生纸都售罄了,超市的送货上门服务也被满满预定。
自3月17日起,餐厅和酒吧不能堂食,只能外卖。方漪上半年的旅行计划也全部泡汤,她有些失落地对记者说,原本5月要去澳大利亚参加一个高级别学术会议,她期待了很久,如今会议也改为线上举行了。
任语住在人流密集的纽约时报广场,最近她楼下的行人渐渐稀疏。
近几天纽约也开始禁止餐厅堂食,健身房、电影院纷纷关门。她提前囤了一些食物和消毒用品,尽量不出门,做好隔离和消毒工作。
纽约时间3月17日上午,纽约市长白思豪宣布,将在48小时之内决定是否居家隔离。对疫情的担心在所难免,但任语的生活态度积极,每天和室友跳舞感到很开心,她笑着说“疫情让我提前25年理解了广场舞的乐趣”。
相比中国留学生的谨慎,美国年轻人似乎不那么重视疫情。
3月14日,方漪家附近有年轻人举办派对。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设有专门的派对投诉热线,若23点以后发出超过50分贝的噪音,邻居即可报警,方漪曾多次报警投诉他们。方漪暗想,也许明天他们看到疫情新闻就会收敛一点,然而第二天又是一场规模更大的派对。
“我挺想采访他们,问问派对有什么好玩的。”方漪无奈地说。
 
想记录疫情,天天都是历史
疫情当前,一些学校在尽力帮助学生,留学生们之间也在抱团互助。
3月18日,胡悦就读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专门组织“线上家长会”,向家长确认目前校区内无学生感染。
学校表示,在春假期间,学校会将空置的宿舍消毒后,分配给留校学生,让留校学生不会住得太集中;学校食堂、卫生健康中心正常开放,学区每天仍会为学生提供一顿热餐,并设有24小时热线,同时学校保险也覆盖。
任语有一门课的期末作业是拍一部纪录片,疫情发展后任语不能出门拍摄,便将作业主题改为疫情记录。
“我本身也想记录一下,毕竟天天都是历史。”她发动住在纽约的朋友帮她拍摄自家楼下的情景,收集这座城市各个角落的现状。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们也与主动她视频,提供纪录片素材。
 
如今在美国,口罩、消毒液、洗手液等全网断货,敏锐的方漪却早早囤好了一批防疫用品。
3月16日,方漪代收了国内邮寄来的25只口罩,给她的朋友送去。“这个朋友真的惨,她是武汉人,来美国不久武汉封城,她担心家人朋友,吃不下、睡不着,还得了免疫系统疾病,现在美国疫情又严重了。”
由于在医院从事统计工作,方漪的朋友领不到分发给医护人员的口罩,但又有感染风险,所以她不敢出门,生怕万一自己患病会传染别人。
一位水暖工大叔给方漪送东西,她见大叔挨家挨户服务却没有防护用品,便送给他一只口罩,对他说:“你比我更需要它。”大叔高兴地一直碎碎念:“哇这真的很好,真的很好。”
方漪说,这位大叔平时工作全能又和善,有一次方漪和室友不小心导致楼下漏水,他默默修好,还让方漪安慰室友不要哭。方漪感慨道:
“这座城市有许多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的人,他们心里也害怕,也担心家人,也想买防护用品。可他们不能失去收入,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
对于想要回国的留学生,上海也做好了准备。
胡悦告诉记者,他在美国的同学从纽约大学回到上海后会去集中隔离。在集中隔离点三餐都有人送,他们觉得菜挺好吃的。他们安心在集中隔离点呆着,倒着时差上网课,每天都有医护人员驻守,一天两次量体温,吃、住都不担心。只是担心酒店的网络不够强大,无法很好地支持上网课。“所以有妈妈快递送去10G流量的手机,让娃能够顺利上网课。”
上一篇:一个中国在韩留学生的战疫50天
下一篇:没有了

欢迎扫描关注出国留学微信!

欢迎扫描关注出国留学微信!